晴空

【靖苏】荼蘼未尽 番外篇(五)

曜星明戬:

应该算是元宵贺文的,发晚了
这个元宵节,萧景琰觉得自己过得简直不能更加心酸了,他原以为不会有比林殊更能让他郁闷的人了,结果发现还真有,那就是靖王府的厨房大娘。说起来也是萧景琰自找的,今年是他出宫建府的第一年,由于并不是很清楚应该怎么管理自己的靖王府,当近身侍卫在年节前找他请假时,萧景琰想着下人们都是有亲有故的,大过年的也是想回家和家人们吃顿团圆饭,走亲访友拜拜年的,而他这个年肯定是要在宫里头过的,正主都不在府中又何苦留下人们在王府里干熬着,不如让他们都回家去过个快活年好了。于是一向待人宽厚的靖王殿下脑子一抽就大方地给靖王府所有下人都放了半个月大假,下人们千恩万谢欢天喜地地收拾东西回家去了,庆幸自己有个如此通情达理体恤人情的好主子,而萧景琰直到初五离宫回府之后才意识到出大事了:下人都放假回家了,那他这个主子该怎么解决吃饭问题啊?!
对着空无一人冷冷清清的靖王府思索了许久,萧景琰带着他父皇母妃赏的压岁钱果断直奔林府去了,靖王府刚建成的时候他对林殊说过“我的就是你的”,那么反过来想小殊的也是他的,现在他“落魄”了理所应当地就该去小殊家蹭吃蹭喝蹭睡了,他完全没想过他还有个皇长兄的祁王府也是可以投靠的。萧景琰是皇子,和林殊又是从小就好得能穿同一条裤子的关系,林燮当然没有把他拒之门外的道理,事实上萧景琰也不是第一次在林府留宿了,林燮照旧让他和林殊睡一个床交流兄弟之间的感情。萧景琰把自己的压岁钱分给了林殊,这十天跟着他家小殊吃香喝辣过得无比滋润,直到元宵节的这一天,他和林殊因为一只花灯吵架了,他堵着气自个儿回到了靖王府,悲哀地发现厨房大娘还没回来,本来就非常心塞的他顿时就更桑心了,说起来,都是灯笼惹的祸。
上元佳节吃元宵赏花灯逛灯会是民间约定俗成的娱乐庆祝方式,萧景琰林殊这些还没长大的少年自然也是喜欢玩灯的,小伙伴们聚在一起,比较谁的花灯样式更新颖精美有特色也是他们的玩耍方式,而林殊在拉着萧景琰逛了三条街也没买到合他心意的花灯后,决定自己做,那些街上卖的花灯样式老旧千篇一律,根本入不了他林少帅的眼,等着吧,他做出来的灯笼一定会是最华美精致有特色的!事实证明林殊确实是个天才,他的才能不仅体现在诗赋文章排军布阵上,做灯笼也非常有天赋,仅仅是旁观着卖灯笼的老师傅糊了一下午的花灯,林殊就掌握了这门技术,跟老师傅买了一捆竹篾和灯笼皮回府就自己编起了灯笼架,糊上灯笼皮后绘画上色,没多久一只威风凛凛神气活现的老虎花灯就成型了,萧景琰和来找她林殊哥哥靖王哥哥一起逛灯会的霓凰都叹为观止,霓凰立马就把自己原先买的花灯丢到一边,吵着也要一只林殊亲手做的,林殊爽快地应下了,然后就给霓凰做了一只凤凰形状的花灯,华美张扬的火凤凰展翅欲飞,看得霓凰惊喜不已。萧景琰很是羡慕,也想让林殊给他做一只花灯,然后就被林殊毫不留情地拒绝了,理由是他不做水牛形状的花灯。
“我没让你做水牛形状的花灯啊!你不能做个其他形状的吗?”萧景琰无语了,为什么要是水牛形状的?那个形状的花灯他觉得有点难以想象!
林殊却理所当然地道:“不能!你不是水牛吗?给你做的灯笼不是水牛形状的该是什么模样?还有什么能比水牛更衬你?!”
萧景琰:“……”他竟然无言以对!良久,他才道:“那为什么不能做水牛形的?”虽然想象中那个形状的花灯有点丑,但只要是小殊做的他就很喜欢!
林殊嫌弃道:“水牛不如老虎霸气不如凤凰华美还不如兔子可爱,一点都不符合本少帅的审美!我才不做!”
萧景琰:“……”
元宵前夕捂着胸口默默心塞的萧景琰就静静地看着林殊和霓凰一人提着一个张扬霸气的花灯招摇过市,引起无数路人侧目艳羡,自己则拎着街上五文钱一个买来的鲤鱼花灯持续郁闷,感觉自己和他两完全不是一个画风。而比这更让他郁闷的是第二天霓凰就伤心地跑来林府告诉小殊,她昨晚回去路上一个没注意把凤凰花灯给烧着了,他当时就生气了,愤怒地指责霓凰:“那么漂亮的灯笼,小殊亲手做的,你怎么能这么不小心呢?!说烧就给烧了,太败家了!”
小殊却全然不在意地说:“不就一个花灯吗?烧了就烧了,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再给霓凰做一个就是了!”
萧景琰感觉自己的胸口被捅了一刀,不可置信道:“这可是你亲手做的!就这么算了?!”
林殊不耐烦了:“不然你还想怎么样?不就一个灯笼吗?你别这么凶她!”
不就一个灯笼吗?不就一个灯笼你都不肯帮我做一个!萧景琰顿时委屈又桑心:“那你怎么就不肯帮我做个?!”
林殊顿时又是嫌弃脸:“都说水牛形状的花灯太丑了,我不做!”
气得萧景琰夺门而出直奔靖王府,非常地想去芷萝院找自己母妃诉苦,为什么要这么嫌弃水牛?水牛也是有尊严的好吗?!